企業觀察網區域大數據服務中心

“萬斛堆”金沙坡頭

來源:  企業觀察網       作者:馮并      發布時間:2021-4-15 16:55  |  

黃河行(五):黃河是我們的母親河,是中華民族文明的源頭之河,她與我們一道經歷昔日的苦難,更經歷了苦難中的抗爭。黃河,有數不清的歷史和現實的故事。

讓我們一起,走近黃河……

黃河水勢從南長灘向北向西,再向東一扭,經過一連串的小“S”大“S”,五十里水路到中衛。中衛有個著名的沙坡頭,中衛也是寧夏和整個西北冉冉升起的一座明星城。因為它的區位優勢和資源優勢都明顯,在東西向的絲綢之路經濟帶上,“中衛不言,下自成蹊”,只要看看那里鐵路始發編組線路的縱橫走向,也就一目了然。因為一直是明珠在土,默然于騰格里的天沙之中,當人們一旦發現,這顆碩大的明珠并未埋在天沙里,而是在這分外亮眼的沙坡頭上,就出現了新的驚奇和喜歡。

沙漠很多,但沙坡頭的地理景觀可能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。恐怕除了它下游幾百公里之外的那匹“紅牛”烏蘭布和沙漠,其它的沿河沙漠是無法同它相比的。如果說在這個世界上還有相似的景觀,只能去尼羅河西岸尋找,但那里除了金字塔,再無更雄偉的大沙峰。

沙坡頭出名不晚,名聲來自固定流沙的方格草障。有了方格草障,包蘭鐵路破天荒地通過流沙的峰巒,走過與流沙咬合的黃河。方格草障已經成為經典的固沙技術,運用在三北防護林的初期建設中,甚至運用到塔克拉瑪干輪南公路兩側,都有杰出的表現。沙坡頭和中衛人的貢獻既平凡又偉大,方格草障也被國際人士稱為“中國魔方”。

中衛在歷史上并非寂寂無名,《山海經·西山經》就有記載,曰“崇吾之山有鳥焉,其狀如鳧,而一翼一目,相得乃飛,名曰蠻蠻,見則天下大水”, 崇吾之山是黑山峽山崖本身還是祁連山余脈,并不明晰,但黑山峽里有“鴿子魚”,也有會飛的麻頭野鴨子。只是“一翼一目”是怎么回事,是古人觀察的角度,還是別的鳥,倒也費解。這一帶的候鳥太多了,如會飛的鳧乃至體型小些的“翼龍”遺孓,它們會不會有過歷史進化,誰也說不清楚。在大地山巒的歷史記錄中,這里有過古人類遺址,三萬年前的巖畫分布在大麥地北山、照壁山等,數量多達一萬幅,比賀蘭山寺口子的巖畫還要多一些。這里除了明長城,還有秦長城遺址。1987年在西臺鄉狼窩子坑里,還發現了周朝或春秋時期的墓葬,以及數百件銅器和銅鐵(自然隕石鐵)鑲嵌器,包括兵器、馬具和一般生活用具。這些青銅器,或許同西戎的游牧部族文化有關,同時也間接暗示了《穆天子傳》中越過黃河,由此西行的地理路線的一種可能。

中衛還有修建于漢代的美利渠,即元代以來人們俗稱的“蜘蛛渠”,還有成吉思汗曾經屯兵的營盤水,在西向的沙漠鐵路上。這都揭示了中衛發展的歷史演變。美利渠有2000年的歷史,漢武帝曾經徙70萬關內災民到寧夏平原南北屯墾,所謂銀川平原漢渠的出現也在那個時期。中衛人的方言,與寧夏其它地方也有點不一樣,入聲較多,也顯示了這個歷史過程。

美利渠在今黃河北岸,其名居然與古書相關,如“乾始能以美利利天下”。據清乾隆《寧夏府志》記載,渠的走向從石龍口到勝金關,后來淤積了,明嘉靖疏浚,康熙初又淤高,康熙四十五年,渠身加深三尺,改為石砌,增加了復墾面積7500畝,皆為稻田。勝金關在中衛北山,與寧夏的三關口、打硙口、鎮遠關合稱寧夏“四隘”。包蘭鐵路經過勝金關隧道,當年成吉思汗九渡黃河,也是從勝金關揮師經過。明代在這里設衛,同樣是因為這里襟山帶河,地理位置十分重要。

關于沙坡頭,有特別記載的是《明史·地理志》,稱之為“萬斛堆”,簡稱鳴沙,此段黃河也由此被稱為鳴沙河。“萬斛堆”,自然是形容沙坡頭之多且大,但其沙何止萬斛。鳴沙在沙漠里到處會有,不必少見多怪,但大河與大沙配在一起,頂起牛來而各不相讓,是一個奇觀,而這也是國際旅游專業人士作出“中衛旅游資源具有絕對自然壟斷性”這一判斷的緣由。

我去過兩次中衛。最早見到它的時候,這里還是一個小縣城,無非是看看它那建在山上的高廟和街里的文廟。高廟確實高,但小縣城里有文廟,倒很少見。中衛最有名的還是沙坡頭的方格草障,因此一定要去探看的。小學的地理書中就看過有關方格草障的畫面和說明,至于黃河在這里的具體流向,以及沙坡頭與黃河互動的地理結構,并沒有深想。在那時的印象里,這是掛在騰格里沙耳朵上的沙漠城市,要不是黃河攔著,包蘭鐵路又經過,還不如把城市移到對岸的中寧縣去。

中寧有很多看頭,比如瑪瑙珠般的枸杞果,去看那里的枸杞園和掛果的枸杞樹,再看果農如何采摘和晾曬,會是比較喜慶的場景。在那時,中寧枸杞的知名度遠遠超過了縣城的知名度,以至于河南、河北等中原省份也來引種枸杞,市面上出現了超大個的枸杞干果。后來又出現黑枸杞,說是來自祁連山,花青素含量更高。這就讓人搞不懂了,枸杞的等級竟然是按照花青素的含量定的嗎?那一回,我只牢牢記住一件事——不是哪里都有上品枸杞的。在這里黃河有條支流名為清水河,水清得可愛,但又苦又咸,人不能飲。好的枸杞樹,除了要澆黃河水,還要配灌清水河的苦水,否則很難成“正果”。我知道清水河是古稱的西洛水或高平川水,也是黃河一級大支流。它下一級的支流,流經地方的地質情況不一樣,水的礦化度也不一樣,長山頭一帶的水礦化度最高,因此沿河的枸杞品質也是有差別的。

第二次到中衛,是在20年后,從銀川乘著城際列車去中衛。本來已經對銀川的變化大吃一驚,到了中衛,更是“驚上加驚”。這哪里是我見過的中衛,儼然成了一個花園城市。中衛已經成為地級市,原來的中衛成了沙坡頭區,這我是早知道的,但城市建設脫胎換骨,讓人不知是到了中東的迪拜,還是哪里。本來就路不熟,也就權當作第一次來,主要目標當然是曾經見過的沙坡頭。

沙坡頭在中衛的常樂鎮上游村,到沙坡頭的沙腦上,要經過新的市區和新的建筑群,更要經過一片人工花園和楊柳依依的河湖。給人印象至深的,是河湖中的一座巨大的“敖包”,或曰圓形“金字塔”,那大概是中衛人心目中的沙坡頭象征,但這塔樣的山,遠看是墨綠色的,細看有五色側面,這倒是一座別開生面的稷壇,人稱“金銀島”。

黃河流經寧夏中衛市沙坡頭水利樞紐工程

越過“金銀島”,便是久違了的沙坡頭,方格草障在坡腰,但方格中的樹已有碗口粗。通向腦頂有車道,有新的儀門和景區建筑,也少不了一塊塊刻了字的黃河石聳立。登頂了,上面游人如織,好寬展。稍遠的地方,還有駱駝、驢馬乘騎和越野過沙車。一隊去向通湖的游人,正在相互招手。我的心思在沙腰,這沙坡頭似乎有些“固化”了,陡峭依然陡峭,有的地方還有綠網兜著,但不見流沙滾坡。沙坡頭下是黃河,但有盤沙而下的大路和寬闊的岸壩,岸邊就是一排筏客渡口,已有長長的游客隊列在等候。

我再一次跨上暗紅色的羊皮筏子,筏把式用短槳在黃河里輕快地滑行。前方是一座高高的跨河大橋,一列綠皮火車正從橋上駛過。這就是鼎鼎有名的沙坡上的火車。我從火車車窗里多次睜大眼看過這段黃河,卻從來沒有從黃河上仰視過飛馳而過的火車。眼前的橋、眼前的河水、眼前的沙坡頭,是一組如夢如幻的動態畫面,看一眼就不會忘記。

整個中衛的地勢西南高,東北低,因此這里的黃河從西流來,向沙坡頭扔個“飛吻”,來一段“華爾茲”,優雅地向東向北流去。沙坡頭也有建設水利樞紐的規劃,好像是國家西部開發中的一個大項目。這里的地形有利,建好后可能增加100多萬畝灌溉面積,顯然會給素來缺少淡水的對岸——西海固帶來福音。

“以美利利天下”,茍如是,“寧夏川兩頭子尖”怕要成為歷史。“塞上江南”不再是棗核形,“兩頭子尖”,會是一個大葫蘆形,里面裝的不是沙,是糯米釀的醪糟酒。未來,這沙坡頭上還會發生什么新鮮事,那方格草障只給了一個開頭。“萬斛堆”會堆出多大一座金山銀山,前面還有怎樣的挑戰,盡可以展開想象。

(本文經作者授權發布)

(編輯:王星

今日看點
視覺 / 視頻更多
兩院院士大會召開 習近平發表重要講話
李克強出席第二屆全球綠色目標伙伴2030峰會
郝鵬調研中央企業高端裝備制造創新發展情況
京藏公路那曲至羊八井段冒雪施工忙
我國首臺海上風電主控系統國產化風機投運
熱烈慶祝企業觀察網改版升級
融媒體更多

看中國誠通扶貧 “十八般武藝”,如何讓宜陽縣“七十

中國建材有一批“水泥特種兵”,它們都在哪兒“服役”

航天科技告訴你,“天問一號”著陸器“落火”有多難

時評更多
在线aav片线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莹莹网